交響情人夢 (5)

   新的一學期開始,野田妹的指導教授變成了魔鬼教授江藤老師。 以往寵愛著野田妹的谷岡老師竟然也很樂意的讓江藤老師接續對野田妹的教育。 因此,野田妹的鋼琴課由充滿禪意、寬容自在的「谷岡教室」,挪移到魔鬼訓練、暴君教學的「江藤教室」。
 
   野田妹對江藤老師莫名的恐懼,一節課都沒上過,就開始天天翹課,氣得江藤老師揮著戒尺到處「通緝」古怪的野田妹。 千秋十分不解,即使江藤兇悍令人畏懼,也不需要嚇到誇張的地步吧!  這是野田妹童年陰影的初步浮現。(影音: 決賽陰影) 原來野田妹從小就是音樂奇才,小學時期就能精湛的演奏蕭邦的練習曲。 但是她總是弄錯指法、看錯樂句,老師經常氣得對她大聲吼叫,打她的手、敲她的頭,小小年紀的她忍不住,咬了老師一口,被老師推下鋼琴椅而摔傷。 之後雖然老師親自道歉,但是野田妹再也不願意認真練琴,更不願意好好讀譜研究,只是靠天份一路彈琴上了大學。 因此,野田妹不願意上魔鬼江藤的課也就在情理之內了,她懼怕所有嚴厲的老師!
 
   上述提到的看錯指法、彈錯樂句等等,對小朋友而言是很正常的現象。 這些所謂的音樂基本訓練對任何初學者都是不容易的,要透過反覆練習和高度的專注細心才能做到習慣成自然。 小朋友的閱讀能力本來就尚在起步中,讀譜方面需要老師不斷的提醒,自己也要確實改正。 長期下來,一個做老師的要不斷的提醒這些錯誤,同樣的更正練習一說再說,的確也會有不耐煩的時候。 站在小朋友的立場來看,專注力和處處小心的讀譜要求也真的是件苦差事,哪一個小孩不好動愛玩? 
 
   我小時候也因為不好好練琴而被「修理」過,可能是我沒什麼自尊心,我對打過我手心的鋼琴老師沒有怨恨之意(自己沒練好嘛,沒有臉怪老師)。 但是老師到底需不需要對學生怒罵或體罰,幾十年來爭議從沒有斷過。 我很少對學生大聲說話,不冷嘲熱諷,也不打學生。 話雖如此,其實很久以前我打過學生手心,生平就那麼一次,而且我打的很輕,學生沒事,還是開開心心的練琴。 但是心靈受到創傷的,是我。 那一天打了學生之後,我一整天悶悶不樂,而且還狠狠的失眠到天亮。 後來我知道,在體罰之後,我這個做老師的會發瘋,所以…還是不要跟自己過不去吧。 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要寵壞學生,我照常嚴格、照常要求學生做到他們應該要做的部分,只是不打不罵而已。 
 
   老師們聚在一起的時候會討論打罵學生的問題,我承認以效率來說,體罰是很有效的,打一次,學生會自律兩個月;而好言溝通之下,比較搗蛋的學生只消一星期就故態復萌。 但是,教學不應該只有效率,最重要的應該是學生往後的心理建設和人生觀。 琴彈不好是次要,將來要好好做人才是最重要的。 教育的目的是教導學生乾乾淨淨做人、頂天立地做人,將來做利益人類與社會的事。(解語花: 妳在做夢嗎?)  我知道音樂這條路難走,唯一的期望是學生能從音樂當中學習寶貴的成長經驗,希望音樂成為他們在挫折時的慰藉與力量。 老師在學生的成長過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學生沒學好,老師要負責任。 但是…我們承認吧,能不能成為音樂家,憑藉的是學生的自覺與努力,榮耀是屬於學生自己的,老師不必沾光。
 
   回到野田妹和江藤老師。 江藤老師搞不定野田妹,只好向千秋求救。 千秋告訴他野田妹的癖好習慣,以及要怎麼對付,野田妹才肯乖乖上課。 劇中雖然用誇張的方式表現出江藤老師為了作育野田妹這個英才,不惜放下身段,陪野田妹玩唱遊遊戲(根本就是被野田妹裝笑ㄟ),但是我覺得這是江藤老師改變教學方法的開始。 天才學生很難教,好學生難得,所以當一個老師碰到了人才,真的是感激上天賜予這百年難得的機會,卯足了勁,用力把學生教好啊! 江藤老師明白,不能用他暴君式教學法對待野田妹(好不容易把她騙回教室,豈能再把她放走?),於是改變教法,改變態度。 當他突破野田妹的恐懼心防之後,師生倆才真正有了基本的信任。 這份信任很重要,野田妹一旦信任江藤老師,所有的恐懼與疑惑才慢慢的解決。 江藤老師也開始學習因材施教,而不再是永遠千篇一律的吼罵式教育。
 
   千秋說,當你學會信任你的同伴、信任作曲家與音樂,你會得到最好的回報。 野田妹為了千秋,決定參加鋼琴大賽,因此懇求江藤老師嚴格教她。 她甚至住在老師家的琴房,整天只專心練琴、讀譜、讀作曲家的心、讀自己的恐懼矛盾。 此時江藤老師的吼叫聲轉變為另一種境界,在他的大聲提醒中,聽得到他對學生的愛心與熱情,更激勵野田妹的專注力。
 
   野田妹畢竟太久沒有認真練過琴,狀況時好時壞。 江藤老師想破了頭,搞不懂野田妹的不穩定與古怪。 他坐在琴房,看著野田妹一下子進步神速,一下子又亂彈一通,拼命想著到底該怎麼教她。 不知怎麼,這一幕很令我感動 — 江藤筋疲力盡的想著要怎麼教這個怪學生,野田妹拼了命的沉浸在鋼琴與恐懼的耽溺裡 — 這兩個人都誠實的表達了自己的無能為力,卻又為了彼此而打起精神來,不放棄任何可以溝通的管道。 這已經超越了師生之間的互動,而成為音樂伙伴的革命情感了。
 
   據說野田惠是真實的人物,在小時候被鋼琴老師打過,好長一陣子不讀譜。 我想這並不是個案,許多學琴的小朋友都被老師揍過…。 有人很幸運也很堅強,在音樂上受到了挫折和傷害,也在音樂上得到了和解與補償。 我承認有的學生真的頑劣至極,我自己也常常受不了,而必須離開教室幾秒鐘冷靜一下。  社會上功利價值觀不斷增長,許多家長(台灣美國都一樣)要的是快速得到學習效果,大家只好拼命的追求「效率」。 面對不練琴的學生,老師的心情是很焦慮的。
 
   我不是唱高調,但是大家一起想想辦法,把學生引向正道才是最重要的 …   
 
   我又在狗吠火車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音樂、表演、藝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