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食人間煙火故事集:法中情番外篇

厚重的鴻門終於打開,律師出來問我,法官要休息 (很累嗎?) ,是否可以等到下午再開庭。 法官休息關我何事,我是個鋼琴老師,到底要我來做什麼? 我心一橫,表明了要問話就現在問,否則我要走了 (沒車? 不怕,吃了秤砣鐵了心,叫計程車!) ,我沒意願跟他們瞎耗。

律師法官很忙很重要,鋼琴老師也很重要。 我們要教學.要表演、要把學生教得正直快樂,不做虧心事,要把藝術生活帶給社會大眾,真正是一群做苦力,既吃力又不討好的辛勤者。 我們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你們不需要了解,但是也不要耽誤我們的正事。 我在三十分鐘之內一定要離開,請現在、立刻、馬上問話,問完了話讓我走。

於是,我走進法庭。 法警打開圍攔,引我走到法官身邊的證人席,打開證人席的圍欄,讓我坐進去。 證人席就是一個有舒適美觀的大椅子的小籠子,我覺得證人是被囚禁著問話,不管對方問什麼,都要回答,而且不能過度回答。 整個司法制度似乎就是人格強迫症的公開合理化。

書記官核對了我的名字, 法官問了我的名字和職業。 「喔~ 音樂家!」法官興味濃厚地微笑著,「妳在這裡做什麼呢?」

我仰著四十五度角,斜眼瞪著法官:「不是你叫我來的嗎?」(初生之犢不畏虎,沒有社會化的奧斯卡小姐誰都不怕,但是律師應該怕了…)

律師馬上接口,「奧斯卡小姐是我們當事人的鋼琴老師… 是我叫她來的。」

問話開始。 兩位當事人,我們姑且稱他們「當A」和「當B」。 兩位律師,法院不是講求創意的地方,且讓我們暱稱他們「律A 」和「律B」。

A 方先行問話。

律A:奧斯卡老師,請問妳和我的 「當A 」是什麼關係?

奧斯卡小姐:他的小孩的鋼琴老師。

律A: 小孩學多久的鋼琴了?

奧斯卡小姐:五~六年。

律A:所以妳跟他們家庭很熟悉囉?

奧斯卡小姐:不熟。 我跟小孩很熟。 (廢話連篇,我教的是小孩,不是一家人。)

律 A 一聽我說跟他們家庭不太熟,似乎就急了性子。

律 A:妳教了小孩五~六年,都跟哪一位當事人聯繫?

奧斯卡小姐:當A 。

律 A:這幾年妳有見過當B 嗎?

奧斯卡小姐:有。

律 A:妳覺得當A 是個好家長嗎?

奧斯卡小姐:是。 (這是什麼怪問題? 我能說什麼? 家長在老師面前當然都是好家長啊~ 有人會在老師面前虐童嗎?)

律 A:小孩鋼琴彈得好嗎? 妳對他的進度滿意嗎?

奧斯卡小姐:好。 還可以。 (什麼跟什麼? 小孩的鋼琴進度跟此案有關嗎? 難不成小孩學得好就把小孩判給我?)

律 A:當A 帶小孩去上課的時候,有對小孩的學習很關心嗎?

奧斯卡小姐:有。 (然後我舉了些例子… 等等)

律A: 小孩現在在彈什麼 (曲子)?

奧斯卡小姐:小奏鳴曲… (這對案情很重要嗎?)

律A:這是什麼?

奧斯卡小姐:就是小奏鳴曲啊。 你真的想知道什麼是小奏鳴曲嗎? (我可以開一堂課專攻小奏鳴曲的曲式、轉調規則、動機發展、歷史沿革,還有當代最有名的作曲家…,你真的想聽嗎,你敢說你要聽,我就敢講!)

律 A 就這麼反反覆覆問著雷同的問題,不外乎是做老師的對小孩滿不滿意,對當A 的溝通滿不滿意。   換了好幾次不同的問法,問得我很想提醒他,「先生,這個問題你剛才問過了。 換個倒裝句不會改變問題本身,你若是沒招了就不要再問了。」

輪到律B 的問話,律B 看起來老成巨滑,原本以為可以聽到幾句有建設性的問題,不料竟也鬼打牆般毫無創意。

律 B:妳確定六年前是當A 跟妳聯繫註冊上課? 沒有記錯?

奧斯卡小姐:是。 沒有記錯。

律 B:那如果不是呢?

奧斯卡小姐:明明就是。 (不要逼我斜眼不耐煩~)

律 B:那如果是當A 和當B 共同跟妳聯繫的呢?

奧斯卡小姐:我是鋼琴老師,不是大提琴老師。 他們倆一起聯絡、一起帶小孩去上課的是大提琴課。 (是你弄錯了吧? 至於我怎麼知道有關大提琴課的事,當然是幾年前小孩興沖沖地跟我分享大提琴課的初體驗。 我記性好,聽過就不會忘。)

律 B:喔~ 非常抱歉。 那麼,請問妳見到當B的時候開心嗎?

奧斯卡小姐:開心啊… (我開始覺得是不是我的理解力有問題。 我見到家長開不開心很重要嗎? 我需要不開心嗎?)

律 B:所以,如果是由當B 帶小孩去上課,妳也不會有意見? 高興地上課?

奧斯卡小姐:沒有意見。 很高興。

律 B:所以妳不會排斥或討厭當 B?

奧斯卡小姐:不會…

我的聲音漸漸無力。 不但無力,心裡隱隱覺得悲哀,覺得自己的智商沒有受到尊重。 你到底問這個什麼問題?! 我能對誰帶小孩來上課有意見嗎? 阿公阿罵或鄰居帶來的我就不教嗎? 你們律師接案件有看阿公阿罵叔叔伯伯、路人甲乙嗎? 我是老師! 有人沒事討厭家長就不教小孩當娛樂的嗎? 還有,你們要我當庭說討厭當A 、當B,不就是害我日後被追殺嗎? 你們好黑的心啊!

律 B:當A 和 當 B 哪一位帶小孩去上課會遲到?

奧斯卡小姐:都有遲到過。

我開始有欲哭無淚的悲情了…。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天底下有人一輩子從來沒有遲到過? 別說別人,兩位大律師,你們兩個早上開庭前通通遲到十五分鐘,說什麼路上塞車… ,那你們是不是都不合格? 再說,上課遲到跟爭取監護權有很密切的關係嗎?

我的表情木然,滿心的想要速速離開這個不知所云的是非之地。

這跟電影上拍的律師片簡直天差地遠啊。

兩位律師沒戲唱了,法官說我可以走了。 我逃之夭夭。

法院外,藍天白雲,芳草鮮美,五顏六色的小花隨風搖曳。 世界萬物何其美好,唯恐天下不亂之戲碼就此打住… 吧…

我回到小屋,教琴。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4 Responses to 不食人間煙火故事集:法中情番外篇

  1. Helen C 說道:

    Hmm… 我看不出你幫了誰的忙. 😉 一個有趣的經驗!
    Have a nice evening.

    Liked by 1 person

  2. serendipity 說道:

    可能律師也很無奈吧!很努力想找到對當事人有利的點,所以連聽起來很笨的問題也要問,到最後就是要自圓其說,看誰說得比較有理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ㄟ~ 妳說的很有道理! 這種家庭訴訟案件,應該就是像妳所說的,只要當事人是個好人,就對案情有利。 所以才一直問我他們好不好,開不開心…

      Liked by 1 person

  3. 漫遊者-Lu 說道:

    沒錯兩方律師都想從妳口中得到對自己一方有利的說詞
    一點小細微都不放過所以才會把妳叫來又問些奇怪的問題吧^^"
    我覺得妳很鎮定
    回答的也很理性
    實在也很不簡單
    膽量夠唷!
    不過比起在法院內逞機智
    當然是外頭的世界好囉
    可以一下子就解脫法庭的束縛
    真的是很好啊!

    Liked by 2 people

    • Lady Oscar 說道:

      Lu,
      妳是個超級親切的側影女王! 如果妳是問話的律師,我們應該就在法庭裡聊起來了。
      想想一個家庭弄到法庭相見,實在令人唏噓。 小孩的心理輔導是可以預期的…

      還是看花吧! 花朵的世界不會有這些複雜的爭奪。

      Liked by 2 people

  4. David Yang 說道:

    欸欸證詞貼出來會不會怎麼樣啊~

    Liked by 1 person

  5. 希琳娜 說道:

    美國沒有共同監護權嗎 ? 我大姊和前夫當初也為監護權弄了很久不愉快,最後協議出來好像是共同監護之類的模式,日常居住和探視問題也協調好才簽字離婚,上法院打官司是最好能免就不要吧 !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希琳娜,歡迎蒞臨寒格~
      應該有共同監護權。 我想我的學生家裡的狀況比較特別… 有些問題需要法官的裁示和規定,畢竟美國是個非常保護小孩的國家。

      上法院就已經是雙輸了。 一個家庭四分五裂,可憐的是小孩。 這個孩子可能要上一些諮商的課程,正好我有個學生是兒童心理 (創傷) 諮商師…

  6. Wu Ming 無明 說道:

    親愛的奧斯卡小姐: 真的很無聊的問話呢!你最後怎様回家,自己打計程車嗎? 還是等大伙兒的車程安排?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親愛的無明:
      好問題! 我走出法院,在警衛室借電話,自己叫計程車回家。
      只能說世事不是我們所想像的… 無聊的問話,或許是尋找蛛絲馬跡之處。 雖然我沒這個腦力去思辯這個啦~~ 哈哈。

      Liked by 1 person

  7. 阿智 說道:

    Dear Oscar:
    妳心裡的OS好有趣喔,哈哈!看來學音樂的孩子不僅不會學壞,思辨能力堪比一般律師。故事應該沒有後續了吧?神奇女俠遊蕩一圈,仗義助人之後,回歸以樂章感化生命、桃李滿門的生活,祝平靜。^^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可愛的阿智:
      謝天謝地,還有後續就太可怕了~ ^0^
      啊~ 怎麼可能比律師的思辨還要縝密呢! 我覺得律師的想法是很不容易的,他們要面對的是很強烈的競爭和精細的思考,我這種亂七八糟的天馬行空是搞笑的。
      我這腦袋想想音樂和樂曲分析綽綽有餘,其他的就不行了。

      冬天到了,女俠歸隱去~

      Liked by 1 person

      • 阿智 說道:

        神奇女俠奧斯卡小姐(好長的稱呼~):
        妳所屬的領域也是競爭力十足的啊!音樂家的思辨能力一點也不差呢!看譜、背譜、手指的律動、分析樂章等等等等,女俠就是擁有理性與感性的綜合腦袋瓜,讓人羨慕啊~

        立冬了?立冬了。奧斯卡歸隱菜園,日夜無憂惱了。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只要不變成神力女超人就好,衣服穿太少,很彆扭。 ^o^

          被妳一說,我的腦袋還挺管用的,有沒有可能我只是懶得用… 否則用來做做藝術行政應該是綽綽有餘? 可是我比較喜歡種菜種花。

          真的立冬了嗎? 要吃湯圓?! 最愛最後那一句「歸隱菜園,日夜無憂惱」! 說出我的心聲了!

          Liked by 1 person

  8. Edward Tan 說道:

    早就說奧斯卡小姐是女將,兩名律師都啞口無言了,呵呵呵,就像當年孔明舌戰群儒,好不威風,我該稱呼你做女諸葛^^

    Liked by 1 person

  9. 說道:

    雖然還躺在床上閱讀,但打從心裡笑了起來,喜歡奧斯卡小姐另類的淘氣寫法,不過上法院還真夠折騰的了。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