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心碎》 – 淡紫

初秋,我去了美東北岸,與合作一年的紀錄片導演會面。 這一年來我們僅在電話與網路郵件中溝通討論,我沒有參與影片製作,也沒有見過導演,我只是做音樂。 而今音樂製作完成,影片進入後製階段,應是與導演見面的時機,表達我對音樂與影片和嵌的建議,會談總結。

久違的美東秋景,空氣在低溫凝結的清冽,映和樹梢橙黃鮮紅的燦光。 我在導演家屋外端詳著樹影,細細呼吸,端坐數分鐘,寂寞的樂音何曾停止?

故事發生在台灣雲林,影片紀錄的是當地的越南新娘阿紫,以及圍繞在阿紫身邊的台灣夫家和越南娘家。 移民悲歌的題材總是討論的話題,有關移民生活掙扎的報導從不退流行。 論壇的思辨在人性的分別意識中難免陷入戲論,所以這部紀錄片的導演選擇敘說故事,不思善,不思惡,不辯論,不提供想法、看法,不提出問題。

從影片開端,阿紫被家人「賣」到台灣,到影片末尾,阿紫的家人循著來時路為妹妹尋求「一個好買主」,彷彿這是唯一離開越南的途徑。 人的思惟一旦陷入循環,掙脫漩渦無異緣木求魚。 阿紫的父親經歷過越戰,老人家在無情中存活下來,冷眼看待生存與死亡;即便心碎如細沙,賣女兒不是人生中最殘酷的事,讓女兒離開越南,在另一個國度得以「生存」,才是希望。 這是阿紫的現實,是戰爭倖存者的現實,是為了生存無法顧及人性的工具人的現實。 每個人以不同角度看待事情,對於人生,沒有人願意別人來告訴我們應該怎麼過。 影片最後,阿紫的婆婆孤單地守著那塊不毛之地,無意識地在牆角的花圃裡澆水,同是傷痕累累的靈魂,她選擇艱辛的苛刻不留情。 阿紫逡步海邊,過去不堪回首,未來遙遙無望,當下心如死灰。 淡紫的輕霧在海的盡頭漂浮著,微微載著阿紫的心願,凝聚在海天交接處,濃濃不散。

我沒有經歷過戰火,無從切身體會戰爭的駭人,但是我記得家道中落和逃難的恐懼,以及那茫茫無依的悲傷,心力交瘁、遠走他鄉的心碎。

用一抹淡紫,把心碎縫起,即便傷痕仍在靈魂深處,那一顆心,至少,還在 …

後記:〈Born in the USA〉,Bruce Springsteen 講述越戰退伍軍人創傷的歌曲 (之一)。 他另一首描述戰爭與前線軍人的歌曲〈Devil and Dust〉也讓人深思。 在此選用〈Born in the USA〉,呼應阿紫的父親,雖然在越戰後倖存,卻終其一生必須面對傷痕。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5 Responses to 《原來是心碎》 – 淡紫

  1. Keith C. Wu 說道:

    “我沒有經歷過戰火,無從切身體會戰爭的駭人,但是我記得家道中落和逃難的恐懼,以及那茫茫無依的悲傷,心力交瘁、遠走他鄉的心碎。"好一段深刻的感受,讀到此處,不禁心中滿滿的同感由衷而出。
    漂泊與流浪,總不容易是自主的出走,但常常是環境使人成長的方式。心,至少還在,即使早已不同,但卻也無法重來。
    同樣想起之前在眷村聆聽老兵伯伯們的感慨,原來,天下的浪人竟如此之多,也許來自不同的地方、有不同出走的理由,但也許那些鄉愁與孤影,總會在夜裡響起共同的節奏。

    Liked by 3 people

    • Lady Oscar 說道:

      Keith, 謝謝你的同感。 悲傷是心靈的原始面貌,喜悅是悲傷的另一個面向。 它們是一體的。 在這個世界流浪,我們微笑,大步走得像個勇敢的人。
      心在就好。 雖然早已不同,走出不同的路也好!

      Liked by 1 person

  2. Megala 說道:

    It turns out to be a heart-breaking story!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Dear Megala, thank you for reading. Truly appreciate it!
      Sadness is rooted in beings soul… when we recognize it, we will take care of it, and somehow try to transform it. Meanwhile, we are transformed… then, everything is meaningful (hopefully).

      Liked by 1 person

  3. 漫遊者-Lu 說道:

    我想這類的情況在世界各角落
    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尤其現今世界各地難民問題非常嚴重,,,

    Liked by 1 person

  4. Scarlett Tu 說道:

    紀錄本身,就已經是一個特定的角度。實在很難沒有紀錄者的一點點投射。
    希望導演能夠盡量忠實呈現──心碎。

    「記得家道中落」,還有好多故事沒有說……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很不容易… 就像我寫的東西,雖有時努力避免,也很難沒有自己的經驗投射~
      像是「心碎」就是我的投射, 並不是導演的本意。 ^^

      很多故事,有的過去了就算了,有的哪一天想起再慢慢說…

  5. Wu Ming 無明 說道:

    很好和發人省思的一篇文,我覺得這個故事的幾個人物都是悲劇來的,人生是苦,這種更是鬱苦。戰火蹂躪了身軀和心靈,殺死了愛 ,愛是一顆健全心靈的必須品,我所指是親情的愛 和關愛
    願佛祐眾生脱苦海⋯

    Liked by 2 people

  6. David Yang 說道:

    但那些心上的傷痕永遠不會痊癒…累積了越來越多的傷之後,最終或許還是得面對那樣一個不得不面對的臨界點…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只有面對才能痊癒… 傷痕不會消失,只是轉化為不同的生命狀態。
      面對有很多種形式,我們選擇一種最適合自己來處理的方式。 到最後還是需要轉化~

      Liked by 1 person

  7. Edward Tan 說道:

    “影片最後,阿紫的婆婆孤單地守著那塊不毛之地,無意識地在牆角的花圃裡澆水,同是傷痕累累的靈魂,她選擇艱辛的苛刻不留情。 阿紫逡步海邊,過去不堪回首,未來遙遙無望,當下心如死灰。 淡紫的輕霧在海的盡頭漂浮著,微微載著阿紫的心願,凝聚在海天交接處,濃濃不散。”
    好生羨慕奧斯卡小姐如此的酣𣈱文筆!

    Liked by 1 person

  8. Edward Tan 說道:

    我有一位遠親,太太為越南人。多年前越南戰爭期間,美軍投下了大量毒霧。自出娘胎,他太太便遺傳了一種皮膚過敏症,此病折磨了她半輩子,每當病情發作,痕癢難耐,叫苦連天。二人移居美國後到處求醫亦不能將病情根治,他們喝望生兒養女,又害怕下一代得此怪症,非常茅盾。戰爭禍害真的無法估量。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Dear Edward, 越戰不但是越南人和美國人心中永遠的傷痕和痛苦,更是全世界的悲劇。 它的影響至今依然漂浮在基因裡,在恐懼裡… 你的遠親現在還在受苦嗎? 很令人難過…
      人類如果一直沒有學到教訓,不停地互相傷害,戰爭禍害就會一直存在。
      雖然知道自不量力,但是我真心祈求人類不再殺戮,不再哭泣…

      Liked by 1 person

  9. 希琳娜 說道:

    越南新娘在異鄉融合生活的故事很多,新住民為台灣生下的孩子,都是南向發展國力的人才啊 !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希琳娜好~
      很高興有妳這麼想! 她們在異鄉受了很多苦,在美國的越南人也是非常堅毅,不怕吃苦,很努力工作。
      這部電影只會在歐洲影展上映,歐洲人會更認識這些困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