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心碎》 – Spirit in the Night

「Spirit in the Night」是 Bruce Springsteen 的 1973 年第一張專輯裡最受歡迎的一首單曲。 但是現在我要說的故事,與這首歌無關。 只是借用這首與故事相呼應的歌名。

那一年,暮春的紐澤西州仍然在低溫邊緣徘徊,剛下過一場大雷雨,老人家鄰近社區大停電,經過十二小時修復,老人家裡終於有了電力,暖氣重啟,屋外依舊一片蕭然,陰雨綿綿,靜謐狹小的巷弄唱著只屬於紐澤西小鎮的孤寂小調。

紐澤西,雖然我從來沒有在這個花園之州落腳,它卻是我心中的故鄉。 它慎密地進駐我的心, 彎曲狹長的街道,傳統雜貨店,老式咖啡館,與高聳入天的松柏,親切之感無與倫比,就像回到了很久很久沒有入門的故鄉。

我拜訪老人。 年前她在地下室的樓梯上跌了一跤,所幸是短小的階梯,老人傷了小腿,受了驚嚇,其餘無恙。 我在老人家中陪伴兩天,聽她聊著幾十年前的往事,走過屋子裡的歷史,看著與我似乎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卻又奇異地緊緊相依的一草一木、一物一景。

那天夜裡,凌晨 2點 45分,老人起身走到浴室的腳步聲喚醒熟睡的我。 我開了房門照料老人,前後不過十分鐘,老人重回床上入睡。 我返回自己的臥室,關了燈,頓時覺察到房裡異動。 來不及了,我暗忖,若是「逃」出門外,必定驚動老人。 於是,我爬到床上,端坐,唱著白度母心咒。

我不知道為什麼當下竟是誦 (唱) 出白度母心咒,因為這不是我平日時時心誦的功課。 不知唱了多久,我嘆了口氣:「我唱到天亮也不是辦法,你若願意跟我說說話,就說吧。」

「聽妳唱這個,我覺得心裡輕快多了。」 他在我的右前方,古董五斗櫃和梳妝台之間的牆角,看不出來是坐著或是站著。

「你在這裡多久了?」 我納悶著,這不是我第一次來到老人住處,也不是第一次進入這個房間,為什麼以前沒有發現他?

「七十年? 或更久。 誰記得?」他居然笑了,很淺的苦笑。 我心頭一緊,七十多年或更久…,黑暗的夜,黯淡的空間,寂寞著。 「妳別難過,」他聽到我心裡的聲音,「我等的是妳。 十幾年前,妳走進這個屋子,我就在這裡了。 我看到妳,我知道是妳,但是那時候妳還沒有能力幫我,所以我等…」

「對不起。」我不知道為什麼道歉,而我就是道歉,為我的遲鈍,我的懈怠,我的遲遲未成就道業而抱歉。

然後我沉默,他也沉默。 我們就這麼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陣子。 他這麼沉默著讓我很不舒服,我開始頭痛欲裂。 此時,我很自然地又唱起白度母心咒。

「妳知道… 妳唱的這個,讓我很舒服,讓我不頭痛。 妳也是吧?」 他終於開口。 原來我們的頭痛是互相引發的。

「說吧,你要我怎麼幫你。」已經耗了一個多小時了,再玩下去,老人就快要起床了。

「我不知道。 我只想有沒有可能離開這裡。」

我輕嘆。 「不能只『想』離開,想沒有用,要真切出離。 你在這裡這麼久這麼掙扎,所執所染皆無用,貪愛所染的取有,造成現在進退兩難,不是嗎?」

「妳說的我聽了很歡喜。 我沒有能力走,請妳相助。」

我想了一秒鐘,脫口而出:「《無量壽經》好嗎?」這一說出口,我自己嚇了一跳,因為《無量壽經》雖是我很熟悉的經典,卻不是我每日不間斷的日課。 為什麼我衝口而出《無量壽經》? 難道我已經知道他想去哪裡?

「好!」沒想到他答應得乾脆俐落。

「好,我承諾你,我一定會做。 但是不能現在,我不能驚動老人家。」 我是來照料安慰老人的,若是她知道某人仍在她的房子裡,豈不嚇壞。

「好!」又是一聲乾脆俐落。

「你願意告訴我你是誰嗎?」我累了,卻仍忍不住好奇心。

「妳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就用這個房子原先屋主的名字吧。」 他似乎還不想消失,我們又沉默著一段時間。 忽然他很輕很輕地飄出這一句:「妳知道嗎? 我好餓… 好餓,很久很久了。」

我的心頭又一緊,忍住淚水,我也很輕很輕地說:「我會施食…」,我沒說完,因為眼淚掉在手心上。

「我知道。」 他又沉默了。

我很難過。 我就這麼坐著,片刻之後,我發現,五斗櫃旁的空間,空蕩寂寞著。

我起身到廚房為老人煮咖啡。 我看著窗外,天空在黎明與黑暗的邊緣,呈現暗暗靜靜的深藍色調。 咖啡汁液一點一滴注入透明玻璃壺,多麼美麗的紅褐光彩。 空氣中瀰漫著咖啡的香氣,我想起… 他餓了很久…。

老人起床,我握著老人肌肉不均勻的手,手上的青筋清晰,是生命的象徵,也是老病的化現。 從生之始,就不容易逃離愛、取、有,以及接下來的老死。 老死過後呢? 最初的無明牽引,進入另一個緣起的循環。 抑或受困在那一方角落,不得出離。

不同維次空間,相同的苦因、苦受,與不變的輪迴之苦。 而心,只要循環著,就會迷惘,失落。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心歸淨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3 Responses to 《原來是心碎》 – Spirit in the Night

  1. Robertyeh 說道:

    好溫暖、卻也同樣令人心酸的故事….
    但我相信妳的善意與關懷,
    一定會為他或是其他人帶來許多溫暖的~😇

    Liked by 2 people

  2. Wu Ming 無明 說道:

    怎樣施食?是否還有下集

    Liked by 1 person

  3. serendipity 說道:

    很美的故事,相信對方因你付出的關懷而感動~

    Liked by 1 person

  4. 希琳娜 說道:

    他一定是寂寞了太多年,終於有對象可以溝通說話。

    Liked by 1 person

  5. Megala 說道:

    Wonderful experience!

    Liked by 1 person

  6. 漫遊者-Lu 說道:

    我想或是因緣
    且妳有特殊體質!
    很好奇奧斯卡小姐知道對方的確實來歷嗎?

    Liked by 1 person

  7. 說道:

    精彩!

    Liked by 1 person

  8. Jamiehon 說道:

    願衆生離苦得樂。

    Liked by 1 person

  9. David Yang 說道:

    妳好像走上了一條特殊的路啊…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還好啦~ 我習慣了哩。
      啊啊,要澄清一下,我不常這樣,也不太管 “別人" 的閒事。 這個是例外,只是有緣。 順應特殊因緣才說的…
      學佛重實踐,修行重在心上下功夫,其餘都是小事。 猶如夢中人,與之說夢中事,而不需把夢話當真。 ^^

      Liked by 1 person

  10. 小昭 說道:

    濃濃:雖然很感人,妳這故事讓我感到很不安,我私心地真不想往生後還在人間遊盪,難到活著時身不由己地受罪還不夠,死了還要靈不由已?對不起,不是有意破壞情調,很難自持不緊張。

    Liked by 1 person

    • Lady Oscar 說道:

      親愛的小昭,沒有破壞情調! 因為這種事很嚴肅,沒有情調可言哪。 我十分安慰妳看出了某些端倪。

      絕對不要! 要走不走地在冥陽交界處遊走很痛苦!
      生命(人或動物或其他形式) 因末那意識產生的執著與我執,貪戀世間事,導致滯留不願意放手。 這才是輪迴的本質。 也是痛苦的來源。 靈(身)不由己也是這麼來的。

      看清楚痛苦的本質,而不隨著它生起反應 (大多數人永遠對狀態生起種種反應),如如實實看清楚它,就是往前走一大步了。

      Liked by 1 person

  11. Edward Tan 說道:

    維摩詰言:「從癡有愛,則我病生;以一切眾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眾生病滅,則我病滅。所以者何?菩薩為眾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則有病;若眾生得離病者,則菩薩無復病。」三界六道眾生,誰也不能掙脫。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